领导报告

当前位置:首页  领导报告

李俊:在“医学与人文大讲堂”开幕式上的演讲

时间:2009-04-27浏览:259设置

尊敬的俞吾金教授、各位老师、同学们:

    今天是“医学与人文大讲堂”开幕式,首先,我代表校党委和行政对大讲堂的顺利举办表示祝贺,对俞吾金教授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

    八十三年前,安医大前身东南医科大学的创始人郭琦元先生发出震聋发聩的声音:“夫医学为就生强身之学。国家之强弱胥于是系”。怀着医学救国之理想,创立了东南医科大学。八十多年薪火相承,经过新中国成立60周年,改革开放30周年,特别是世纪之交10年来的奋斗,伴随着我国高等教育事业的跨越式发展,安徽医科大学已由单科的医科专业发展成为涵盖医、理、法、管理协调发展的多科省属重点医科大学。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面对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广大人民群众的健康意识增强,对医疗卫生服务的需求更加旺盛,我们如何充分认识自己所承担的历史责任,如何提升办学水平、服务水平,办人民满意的高水平教学研究型医科大学,为安徽省乃至全国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为提高人民的健康水平做出更大的贡献,是我们必须认真思考的课题。

    现在,全校上下正在开展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我们创意举办“医学与人文大讲堂”这是基于我们要办什么样的大学和培养什么样的人的思考。作为医学院校,面对着经济全球化和高科技的飞速发展,医学教育应该如何把握“育人”和“服务”两大根本任务,造就良医,服务社会?我们的老师应该以什么态度去面对和适应技术理性的扩张?医生应该如何面对病人,更好为病人服务?医学生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素养?我们的大学应该张扬什么样的精神气质?

    在校园的广场和林荫道上伫立着两块巨石。一块上镌刻着蔡元培先生为我校前身东南医学院毕业生的题词“好学力行,造就良医”;另一块是学校创始人之一,老校长张锡祺先生的手书“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正其义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面对先贤们的嘱托和期望,我的思索是:融汇科学与人文精神,蕴育关怀生命之诚意,是我们治学、育人、行医理应具有的精神内涵和处事准则。
 
    医学是最讲求科学精神的。医学的科学精神,是以求真、求实和推崇理性为特点,强调医学知识和技术在医疗过程中的作用,强调尊重医学规律、依循实证方法、遵循规范的程序,强调临床发现的客观性、准确性和效用性。在探索治愈疾病的工作中,医学工作者总是带着科学问题,不断地解决科学问题,为人类健康创造新的知识与技术。医学工作不断的推陈出新,拓展了人类认识疾病的深度、广度。它借助于实践的、实验的、逻辑的种种手段去证伪或证实医学知识的真实性、合理性、科学性。医学科学精神使人类对健康与疾病的认识走出了蒙昧的状态,促使生物医学得以蓬勃发展。

    医学又是最讲求人文精神的。医学的人文精神,是以求善、求美、关注人性和关注人的情感为特点,强调尊重患者的情感世界、尊重患者意愿,依循整体观念、遵照仁术的信条,强调临床的客观感受,追求医学的人性化,重视情感因素的注入。在整个医学过程中,生命的价值和人的感受被置于一个重要地位。
医学史的发展揭示了医学的本质特征是人文关怀。医学科学的目的性与人文精神的指向是完全一致的。英国科学史家斯蒂芬指出,医学是人道思想最早产生的领域。最初的医学不是谋生的手段,也不是一种职业,而是一种仁慈,一种人道关怀,治病救人被认为是施仁爱于人的理想途径。世界第一家医院是古罗马时期的一位慈善家,为护理贫病交加的患者,变卖了自己的家产而创办的。中医中,医学被称为“仁术”,誉医生为“仁爱之士”。三国时期的东吴名医董奉,对贫苦病人关怀备至,为人诊病不受谢,不收礼,不吃请,只要求治愈者在门前栽一棵杏树,数年后蔚然成林,杏林,成为象征医学精神的佳话,也成为对医家尊崇的共同语言。因此,西方医学之父希波格拉底认为,“医生应当具有优秀哲学家的一切品质:利他主义、热心、谦虚、冷静的判断、沉着、果断、不迷信。”所有这些正是一个人的人文品格和人文精神的集中体现。

    从医学的人文关怀的本质和目标出发,现代医学模式已经从关注“自然人”转向关注“社会人”,从关注疾病转向关注健康。美国罗切斯特大学恩格尔教授在《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的临床应用》一书中指出了单纯生物医学模式的片面性,提出了“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该模式认为对人群健康的综合性影响除了生物因素外,还有心理、社会因素。心理因素对于人体,既有医治和预防疾病的作用,又有致病作用。社会因素也是引起疾病的原因之一,它直接或间接的影响人们的生活方式,进而对人的身心健康产生影响。

    实现现代医学模式的转变呼唤科学精神与人文精神交融。当前,现代医学已经达到了分子水平,诊疗仪器和诊疗手段日新月异,医学工作者的受教育程度也有了大幅提高,可是,疾病并没有被消除,人的健康水平也没有得到与之相对应的改观。随着疾病谱、死亡谱、病因谱、健康谱的改变,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强调心理和社会因素对人类健康的影响,肯定医学人文精神对健康的意义,为医疗活动中人的回归提供了现实的可能性。

    医学科学精神和医学人文精神在本质上是相通的。科学本身并不是目的,其目的是实现对人的关怀,而医学和医疗技术作为与人类生命息息相关的一门科学更应该是人道主义的体现。在当代,医学科学和医学人文的任何一方面都不可能单独完成现代医学的完整建构。医疗科学技术为患者的痊愈提供物质保证,医学人文精神为患者的心身康复提供精神支持;医学技术手段解决的是患者的生理痛苦,医学人文关怀安抚的是患者的心理冲突和社会调适;医学技术将患者从病魔的阴影下挽救出来,将活着的希望带给患者;医学人文关怀将患者从心灵的煎熬中解放出来,使患者获得无限的永恒的生活激情。

    人文精神不仅是医学模式转换的需要,更是大学教育的核心,是大学的灵魂所在。黑格尔说,一个民族有一些关注天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只是关心脚下的事情,那是没有未来的。我们开设这个讲堂,目的就是要汇通文理,博采古今,启迪心智,培育良知,召唤日渐逝去的大学人文传统,重铸大学精神,为国家、民族培养造就更多“关注天空的人”。

    大学是人格养成之所,是人文精神的摇篮,是理性和良知的支撑。蔡元培在《教育独立议》中指出,教育是帮助被教育的人,给他能发展自己的能力,完成他的人格,于人类文化上尽一分子的责任。因此,我们的教育应该直面灵魂,教育者应该用人文精神之石去点燃受教育者的心灵之火,教给人所应该具有的自由、梦想、尊严和对未来对幸福的追求。我们的教育应该促进科学教育与人文教育的融合。科学是立世之基,人文是为人之本,二者共生互动,和而不同。美国教育家赫斯柏认为,完整的教育应包括“学习做事”与“学习做人”两个方面,“学习做事”必须接受科学教育,“学习做人”必须接受人文教育,只有这样,才能使科学教育与人文教育优势互补,使一个人在体力、智力、情绪、伦理各方面的因素有机结合起来,成为一个完善的“人”。

    关怀生命的情怀该如何养育,这既是教师的使命,也是学生自己的责任。我在台湾慈济大学访问时的经历至今还感动着我。那是在慈济大学的一次解剖课上,所有的学生面向标本肃立,齐声朗诵对遗体捐献者的颂词。这是教育的力量,文化感染的力量。但是,长期以来社会上重智轻德、重理轻文、重技术轻人文的倾向,使医学院校的人文教育受到影响,教师和学生人文素质薄弱的状况难以得到根本改变。

    教育者,养成人格之事业。让人文把握医学,让智慧蕴育人生,就应该从教育这个源头抓起。八十多年的薪火相传,我们形成了“爱国爱民、献身人类健康”的光荣传统,“兴国、奉献、仁爱”的育人理念,和以“求真、求精、求新”为核心价值的校风学风,这是构建我校医学教育与人文教育相融合的素质教育体系的坚强基石。进一步强化人文教育,在价值层面上,要使所有的教育工作者认识到人文教育的重要作用;在政策层面上,必须确立人文教育与人文学科的发展目标;在教学内容方面,必须加强人文课程建设;在育人环境中,必须加强人文氛围的营造,从培养目标、教学计划、课程设置、教学内容、教学方法、校园文化等各方面统筹安排人文教育,致力于培养既有精湛技术又有高尚品德和丰沛的精神世界的“良医”。

    今天是“世界读书日”,也许是巧合,我看更是一种机缘。培根说过:“读书足以怡情,足以傅彩,足以长才。其怡情也,最见于独处幽居之时;其傅彩也,最见于高谈阔论之中;其长才也,最见于处世判事之际。”汉代文学家刘向说“书犹药也,善读之可以医愚”。多读书,读好书是我们启迪智慧,开阔视野的良方。古诗云“好书悟后三更月,良师来时四座春”,在今天的大讲堂上,我们有幸邀请到著名的哲学家和文化学者俞吾金教授为我们开讲。我们也希望以此为开端,弘扬人文品格,把校园文化建设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各位朋友,医学不断走向成熟的标志之一就是,医学人文中交织着医学科学技术的维度,医学科学中蕴涵着医学人文的精髓,二者形成张力,互补共进。医学工作者在追寻医学真理的过程中,必须要将人文精神渗透到其当中去。让我们秉承八十多年办学历程中蕴含的深厚的人文底蕴,不断赋予时代的新要求,牢牢把握医学的“人文”属性和科学精神,为造就良医,让医学造福人类做出新的贡献。

    谢谢大家。

                                                                             二����九年四月二十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