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早的营养学家——万 昕

发布人: 宣传部 发布时间: 2016-04-20 浏览次数: 82

    万昕(1896—1994),河南罗山人。1920年赴美,先就读于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后又转学到依阿华州立农学院。1927年入印地安那州立普渡大学研究院,攻读家禽家畜营养学及生物学,1928年获硕士学位。1929年回国。曾任北京协和医学院生化系助教,南京卫生署营养学专员,军政部陆军军医学校生化系教授、主任。1949年后随东南医学院到安徽,历任安徽医学院生化教研室主任,图书馆馆长,安徽省科学研究所副主任,中国营养学会荣誉委员,中国生物化学学会荣誉理事。他是安徽“九三学社”最早创始人之一,曾担任安徽省侨联副主席,“九三学社”中央顾问,第三、第四届全国政协委员等职。
    

    从留美学生到安医教授
    1896年,万昕出生在河南省罗山县。父亲万云衢是旧中国老式布行的管账先生,母亲徐氏,为家庭妇女。万昕有2个哥哥和2个姐姐。童年的万昕在家乡私塾读书。1912年考入河南省立留学欧美预备学校学习。1918年,万昕怀着科学救国的朴素理想,发愤求学,东渡扶桑,在日本一所日文预备学校学习日文。1920年又漂洋过海转学美国,初入加州大学农学院,不久转入爱阿华农学院,1925年毕业,取得学士学位。1926年又入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1928年获得硕士学位。在美期间,他曾在福德汽车工厂当过两年时间的工人,勤工俭学,克服种种困难,以优异成绩完成学业。1929年,他放弃了较为富裕的异国生活,登上了归国的海轮,回到当时贫穷落后的祖国,矢志以他所学知识和才华为祖国的教育和科学事业作出自己的贡献。
    回国后,原本受聘到河南大学担任农学教授,但他在美国一本世界权威生理杂志上,看到在国际上负有盛名的吴宪教授发表的文章,决心到吴宪手下去工作。为进一步深造和研究,他放弃教授职位,到了协和医学院担任助教,改学医学,发愤苦读,在名师的指点下进步很快。1929年至1934年,他在教学、科研享有盛名的北京协和医学院生化科先后任助教,襄教(讲师),副教授等职,深受吴宪教授的器重,在协和医学院的5年,万昕的科研教学能力得到很大的提高,为他后来的事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1935年至1936年,刘瑞恒教授(曾任协和医学院院长)聘他任南京国民政府卫生署卫生实验处营养专员。1935年至1941年,任南京军医学校生化科教授兼主任。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他随军医学校辗转迁到贵州安顺。1940年兼任陆军营养研究所所长。抗日战争结束后,1947年至1949年初任上海国防医学院生化科教授兼主任,及该院附属卫生实验院副主任。1949年春,国防医学院迁往台湾,万昕教授不满当时的国民党政策,没有随同,而是来到当时上海的私立东南医学院生化科任教授兼主任。后随东南医学院内迁到安徽,经怀远到合肥。
    从1952年开始,他一直担任安徽医学院生化科教授兼主任,曾一度兼任安徽省科学研究所副所长。1960年起,担任安徽医学院图书馆馆长,“文化大革命”时期“靠边站”,1979年又复任学校图书馆馆长,后任校顾问等职,1982年退休。
    中国最早的营养学家
    万昕是中国最早的营养学家,中国现代营养学创始人之一,他创办了我国第一个营养研究所,出版了我国第一份营养学杂志。他一生的科研工作主要在营养学方面。据南京大学生物化学系著名教授郑集文章介绍,在协和医院工作的6年中,万昕负责从事一系列素膳、荤素杂膳营养价值的比较研究。吴宪教授领导的我国最早的荤、素膳食研究,万昕是主要成员和助手。他们观察的纯素膳与荤素杂膳对大白鼠的生长、生理、基础代谢、抗病力及寿命的影响,证明了纯素膳的营养价值略逊于荤素杂食膳,对中国人传统的膳食结构提供了科学的鉴定和指导。
    在军医学校及陆军营养研究所工作期间,万昕领导了部队营养研究,他们发表的论文编印成了《营养专刊》及《营养简刊》各1卷。万昕教授先后发表的论文共39篇,其中关于素膳研究的论文15篇,其他食物营养的论文24篇,他还编写了大学教本《生理化学》及《生物化学实验教程》。
万昕教授在军医学校及东南医学院工作期间为两校创办了生物化学科,在军医学校迁贵州安顺期间又创办了陆军营养研究所,对培养我国营养学人才和推动营养研究做出了杰出贡献。
    据军医学校校长张建长女著书回忆: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寇大举侵华,先由东北、到华北、再到华中,终至西南各省。国民党许多军队转移四川及沿江各县市,由于当时全国许多灾民已聚居在这些地方,军粮供应颇受影响,粮食严重短缺,于是建立了陆军营养研究所,作应急研究,并将其研究结果,提供政府采用。陆军营养研究所所长由万昕教授担任。1940年秋,组织“战地医务考察团”,前往各部队调查,由万昕教授负责“军队营养”专题调查,结果发现部队中大量患有营养不良及维生素缺乏症者,而各部队对这方面知识都相当缺乏。因此研究所在万昕率领下,针对改良军队营养立即开展工作:(一)降低面与米的精白度,提高粗面及糙米的碾出率。万昕建议采用81通粉(即100公斤的麦碾出81公斤的粗面)和92米(即100公斤的全米碾出92公斤的糙米)作为军队日常粮食。由于这种粗面及糙米,不但提高了碾出率,减少了不必要的浪费,而且保留了麦麸、麦胚和米糠、米胚中的无机盐与各种维生素的营养。(二)详细调查军队中由于营养缺乏而引起的疾病,如夜盲症、脚气病、下肢溃疡、坏血症、蛋白质缺乏症等。对官兵营养不良的情形予以分类,并加以等级区分,以达迅速治疗的效果。万昕经常到各部队治疗及指导预防此类疾病。(三)经常派员至军中普及营养学常识,务使部队的主副食的种类及各种必需营养素达到必需标准量,并加以充分利用。(四)经常发行通俗浅明的小册子,分发各部队,加强官兵了解食物营养,认识卫生及健康的重要性,定期出版刊载科研成果论文的《营养专刊》和刊载普及营养知识文章的《营养简刊》,两刊物一共出版了25期。
    万昕教授的研究结果发现黄豆内含有相当于肉类的高蛋白质营养素,于是指导学校设立自制豆腐坊,平日除了豆腐、豆腐干等豆类食品外,还有豆浆滋补,还生产豆粉,原料是黄豆,结果像奶粉。安顺产一种水果——刺梨,因刺梨是野生的,价钱很便宜,经营养研究所检验证实,刺梨的维生素C含量竟比一般柑橘高出数十倍,每天只要吃一枚就足够人体全日所需维生素C的数倍,价廉物美,因此万昕大大鼓励军校学生多食刺梨。
    在万昕教授的带领下,研究所还研制出各类干粮,建成面包坊生产,如用面粉中掺入菜粉(含有营养素之蔬菜如菠菜等)烘焙出一种营养饼干,在军队中推广食用,这可能是我国最早生产出来的蔬菜饼干了。
    新中国成立后,万昕在安徽医学院担任生化科教授兼主任,被中国营养学会推选为荣誉理事。他开始准备研究蔬菜的营养价值;素食与荤食的研究;学校及工矿之营养调查及安徽缺碘与鹅喉症流行地区的调查等多项课题,但遗憾的是被后来历次开展的政治运动所打乱了。如在50年代,他针对安徽大别山区碘缺乏病开展研究,如尿碘、血碘碱灰化法的测定方法就是由万昕当年领导建立的,他不愧为我国碘缺乏病防治研究的先驱。
    1985年,全国首届老年营养学术研究会在合肥召开,时任中国营养学会理事长沈治中教授说,就因为万老在合肥,我们这个会就在合肥开。他作为中国营养学会的荣誉理事端坐在大会主席台上,可见万昕教授在中国营养学界的影响之大。
    严谨治学 实事求是
    万昕教授从事生化及营养学教学与研究达60年,学生遍布海内外,桃李满天下。他治学严谨,据他的学生金闻博教授回忆文章介绍,万昕教授不论是做实验或分析结果,以及得出结论、总结成文,都是从严要求。每一个实验数据要求重复多次,确实经得起复验,才确定下来,对结论总是从正反两方面进行分析,对作出结论更是十分严谨,从几方面论证有一致结果,才下结论。对青年教师和学生的文章批改十分认真,连一个标点符号也不放过。他要求青年教师实验用的玻璃器皿自己洗涤,不同意让工友代劳,并且经常亲自检查仪器洗涤的清洁情况,精细实验用的试剂一律要青年教师自己配制,不准请技术室提供。他倡导教师每人每年要作一次文献综述报告或科技进展简要报告,对综述中的每一条资料,他都要亲自核实,检查是否忠实于原意、观点是否陈旧、翻译是否有误等等。
    有一年,万昕教授作了科研方面的系列讲座,前几章是关于文献查索方法及其技能技巧,使听讲者增长了不少知识。许多同志希望得到这组系列讲座的文字材料。为此,他嘱金闻博根据笔记加以整理。接受任务后,金闻博查阅了一些参考资料,详细整理成文,自以为很周到,不料万昕教授并不满意,让金闻博将添加的内容统统删去,他严肃的说:这些内容当时我并没有讲过。从这件事上可看出他严谨治学、实事求是的学术态度。
    有一次,安医有位教师出了一本营养学方面的书,把万昕教授作为第一作者署名,他知道后很生气,硬把自己的名字抹去,他说:“我不能占这个便宜,你们也不能拿我做虎皮。”
    据学生汪延华回忆,50年代,那时万昕刚出版100多万字的大部头教科书——《生物化学》并作为全国统一教材,很有名气,但他毫无架子,教学特别认真,以至经常拖堂,同学们都十分敬佩他。
生物化学在医学基础课程里,是很重要的一门功课,它需要的化学基础知识较多,万昕教授对学生的规定非常严格,不论谁授课,学生一律不许迟到或早退,上课时不准讲话,考试时不准左顾右盼,弄虚作假。对学生要求也特别严,考试有一定的难度,尤其是考试评分,采取协和医学院的划分方式——“曲线划分”来评分,有不少同学因而过不了关,必须补考或重修。
    万昕教授上课非常认真,他大部分时间讲授生物化学总论,上课时一边在黑板上写提纲,一边滔滔不绝地用英文夹着中文讲课,比较重要的地方,他则重复讲两遍,务使学生都能听明白,能笔记下来。当他带一班同学有一段时间后,就开始全用英语讲课了。
    虽然对学生要求严厉,考试评分苛刻,但万教授平时说话颇具幽默感,对学生也很有人情味。有一次生化考试后,当发还考卷时,发现万昕教授给某位同学的试卷打了120分,众生哗然。有位同学忍不住向老师提出疑问:“考试成绩再好也不过100分,您给某某同学120分,是否笔误,打错了?”万教授从容自在地回答说:“我在课堂上讲过的,他全答上了,该得100分,可是他又补充他自己看过的参考资料,超过我教的,那超出的部分值20分,加起来不就是120分了吗?”听的同学们个个心服口服,齐声称道老师赏罚分明,通情达理。
    万昕教授几十年如一日勤奋学习,不断进取,节假日也常不休息,为培养祖国的医学人才默默地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给他的同事、学生们留下了终身难忘的印象。
    1985年2月,学校隆重召开执教、从医35年以上的教授、专家表彰大会,表彰他们为我省医疗卫生事业培育了大批优秀医疗卫生人才,41位受表彰的老教授老专家中,数万昕教授执教时间最长,已有50多年,第一个上台领奖。时任省顾问委员会主任袁振、省政协主席张凯帆等亲临大会,为他们颁奖并题词:“教育恩德与日同辉”;“崇高的职业、非凡的贡献”;“夕阳无限好,华发倍精神”。(执笔人:祖 云)